文~存在~ 我深深的腦海裡~(唱

原本應該是被安排在更後面的一點龍魂,意外地(?)因為涵夜月的生日提早。->雖然我還是拖了頗久

被原作再次虐了好一會兒,結果自己又自虐了一趟 orz

嘛......涵大大人家想吃糖QAQ (某人表示挖鼻(?

 

噗通

 

水滴落到水中的聲音一次次響起,隱約還有一道呼喚聲

 

『玖葉。』

 

誰?好像聽過這聲音......

 

睜開眼是一片黑暗,有些吃力地撐起身看了看四周,除了遠處隱約的微光,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。

 

撲通。

 

『玖葉,來這裡。』

 

又一次聽見呼喚自己的聲音,玖葉帶著困惑緩緩站起身,小心翼翼慢慢走向傳來水聲的方向。

 

撲通。

 

站在看不清盡頭的湖邊,低頭看著水面一陣陣的漣漪,不知為何,心中閃過某人的臉。

 

『玖葉,記得我是誰嗎?』

 

抬頭望向聲音傳來的位置,熟悉的微光讓玖葉思考了一會,不甚確定地開口。

 

「龍神?」

 

『是的。許久不見了。』

 

玖葉嘆氣,沉默不語。

 

『玖葉,我知道你對我怨言不少,很抱歉我不能去干預你們的命運,我也很遺憾事情......』

 

「呵。干預?遺憾?不想對您不敬,但很抱歉您的憐憫我無法有任何感動。」

 

冷笑打斷〝龍神〞未說完的話,玖葉語氣滿是憤恨。

 

「您說您不能干預,所以我落到如此的地步都是註定的?命中註定人生要失去屬於自己的人生、命中注定愛上不愛我的人、命中註定被驅逐出祖國,現在被我愛的人殺了也是命中註定!」

 

「您說這些您都不能干預,那麼,在我失控的當時又是誰阻止的?」

 

雖然是面對無實體的對象,眼睛一就是直直瞪著那虛無縹緲的光。

 

沉默了一會,玖葉冷哼一聲,又緩緩開口。

 

「身為偉大的龍神,不忍說您這人生遊戲還真是惡趣味呢。但我也懶得再多說,趕快結束吧。」

 

在玖葉宣洩憤怒時始終沉默的〝龍神〞,漸漸幻化成一個人形般的形體,手指向水面。

 

『玖葉,過去的生活,如果妳想歸咎為〝被人所操控著〞,沒人能說不對也不可能阻止妳;然而,只要妳願意,妳還是可以選擇出自己的人生。』

 

『天宮祀己沒有奪去妳的性命,但要不要活下去創造出第二人生,選擇權在妳。』

 

我......沒死?

 

「怎麼可能?他......」

 

『該是時候選擇了。妳要選擇扭轉或是從新開始?』

 

人形光影往後退了些許,玖葉有些無措地盯著水面上天宮四己的臉。

 

眼中的歉意、愛戀,都是自己在之前極為渴望擁有的。在狠狠推開後,又將自己帶回身邊?為什麼?

 

玖葉接近於無意識地伸出手,輕輕撫上了水面。在觸及的那一剎那,一圈圈同心圓的中央開始光亮漸漸擴大,不一會整個空間充滿了光。

 

突如其來一陣暈眩感,讓玖葉忍不住閉上眼,再次想睜開卻覺得吃力。

 

「醒了嗎?」

 

視線移到聲音的來源,人影進去眼簾的那一剎那,心不由自主地有些激動。

 

天宮祀己......

 

注意到床上的玖葉眼皮在動,天宮祀己輕聲詢問,順手將玖葉額頭上的毛巾拿下。

 

對上的雙眼中,是曾經幻想過的柔情。像是怕人誤會那不過是曇花一現,那感覺濃烈至極,彷彿要將人淹沒。

 

該是要甜卻只覺得心酸和鼻酸,身上的傷像在提醒心中的傷。

 

「......為什麼?國家為唯一優先的你,為什麼這麼做?」

 

天宮祀己聽到玖葉的問題,原先伸出的手緩緩收回,輕輕嘆了口氣。

 

「在妳離開之後,我才發現過去那麼多年,我誤解了太多的事情。國家、龍神信仰、一切的一切,包含我自己。在戰場上再次與你相逢,見到你的那刻,我就確信了一個新的理念。」

 

「放開......」

 

搖搖頭,天宮祀己無視飽含殺氣和拒絕的眼神,固執地握起玖葉無力抵抗的手。

 

「玖葉,這次換我將人生交到妳手上,由你決定我第二次的人生。絕無異議。」

 

「......要你生、要你亡,都不會拒絕?」

 

「妳是我的神子,悉聽尊命。」

 

玖葉微微撇開眼神看向一旁,有些茫然失神地看著頭上的梁柱。

 

心中不如外表般淡定,天宮祀己卻還是靜靜等著。

 

信或不信?賭還是不賭?

再次讓眼神與天宮祀己對上,感受到的是比起柔情,更令自己心動的認真。

 

有一也有二了,再豁出去一次?

 

「我可以再跟你賭一次,賭注就是『我們』接下來的人生。敢不敢?」

 

天宮祀己願以玖葉之名宣示。

 

-------

前半自認頗滿意,不過似乎有些太黑暗走向orz

後面感覺收得不甚理想,狗血鄉土劇的fu(被打

龍魂根本是目前我唯一還既存的BG文(大笑

期待涵夜月的新篇啊~ A_A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藻 的頭像

螞蟻藻的後宮幻想

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